香港一私家车与轻铁列车相撞 被撞男子送医后不治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 当地时间3月21日,因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强调“社交距离”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1.5米,墨尔本大学附近餐厅内,顾客保持安全距离排队。摄影:柯伟林2020年3月27日12-24时,山东省无本地住院疑似病例、确诊病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59例,死亡病例7例,治愈出院752例。

△ 当地时间3月20日,暂时关闭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健身房。摄影:柯伟林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由于材料齐全,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入境大厅内,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那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当地时间3月22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新的防疫措施,包括从3月23日中午开始关闭电影院、酒吧、赌场、室内体育馆、礼拜场所等公共设施,餐厅和咖啡馆仅限外卖,不允许堂食。

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全球疫情变化很快。当国内的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成为了新的重灾区。当地时间3月3日,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随后,陆续有从意、韩、美、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留学圈中开始议论:现在的澳大利亚还安全吗?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Union House门前,以往每天中午都会有学生社团演出,现在却十分冷清。摄影:柯伟林

当前,全国抗疫局势向好,各项工作正有序推进。为全国抗疫做出巨大牺牲的湖北,已按下启动键。当此之时,全国各地本应继续发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坚持全国一盘棋的节奏,助力湖北走出困境,却出现了这样一起拦人风波,令人震惊。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当地时间3月10日上午,我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症状,便托付朋友购买体温计,并叮嘱他不要送上楼,放在公寓接待处就好。检测过后,体温正常,所幸是虚惊一场。但这阵仗惊动了公寓管理员,在和经理沟通过后,我决定居家隔离一段时间。这一天,澳大利亚累计确诊人数破百。当时在泰国普吉岛中转的一位同学转而选择订回国的机票。